《人间世2》:我们心中的怕与爱_娱乐频道_东方头条

发布日期:2019-11-01 16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疾病可怕,不仅仅是对时间和金钱的消磨,更在于它对生命的漫长消磨。恶性疾病犹如怪兽,它总是贪婪地一点一点地啃食躯体??而如果受害的是我们的至爱之人,我们的疼痛便愈深。至爱就像是长在我们心间的一颗树,血肉相依、根茎相连,如果他们遭受苦痛甚至不幸离去,就犹如这棵树被巨斧砍伐或被连根拔起,撕扯的都是血肉。

想看是因为口碑极佳,2016年《人间世1》播出后引起广泛的社会反响,豆瓣评分高达9.6分;暌别两年,第二季已于1月1日起在东方卫视播出,一开播豆瓣评分就高达9.5分。情怯,是因为纪录片涉及到疾病,涉及到生死离别。而面对疾病和死亡,又有谁不畏惧呢?

《人间世2》直面痛苦,但不是放大苦难、消费悲情;它直面我们心中的怕,也不是为了传递焦虑。纪录片从始至终隐藏的一个态度是:当疾病成为既定事实,我们该以什么战胜它?我们该如何战胜我们心中的怕?

以爱。我们因爱而生怕,可战胜怕,也只能依靠爱。

纪录片用拍摄MV的方法将杜可萌的梦境表现出来,这一手法引起不小争议,有人认为基调与纪录片的严肃冷静不符。但我恰恰这是《人间世2》的创新之处??它让孩子们出演自己的梦境,传达出不向疾病妥协、始终向疾病斗争的精神:“如果还有家伙没有闹够的话,来吧,让我们来奉陪吧。”如果这个梦境能够给孩子带来些许快乐和力量,就是最有价值的。

有这么一类纪录片,想看又情怯,比如医疗纪录片《人间世》。

《烟花》

爱,是对生命的热爱。《烟花》的旁白是13岁的杜可萌,她也是一名骨肿瘤患儿,她将自己称为“乐观使者”,因为她总是乐观地面对恶魔。她有这样一个梦想,有一天和小伙伴们脱去病号服,走出病房,推开厚厚的铁门,穿过重重的迷雾,拿着属于自己的武器,对抗着他们共同的敌人。他们身后,爸爸妈妈和医生们一个个走过来,拥抱他们,和他们说,生命对谁来说,其实都是短暂的,每个人都像烟花一样,都会有自己最绚烂的时刻。

《人间世2》第一集《烟花》,对准的就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癌症??恶性骨肿瘤。骨肿瘤是一种发病率不到百万分之三的罕见肿瘤,多发于25岁以下的青少年,像本集的主人公蔡炫安(安仔)、王思蓉、刘子涵分别只有11岁、13岁和9岁。虽然发病率低,但如果发病初期没能得到正规治疗,恶性骨肿瘤往往半年至一年内就转移到肺,而一般来讲,肺转移的小孩会在一年左右走掉。囿于对骨肿瘤这种恶性疾病的了解太过匮乏,当孩子说自己关节痛时,很多家长都只当生长痛,一旦被确诊为骨肿瘤,很可能已经发生转移。

《人间世2》直面这种痛苦。《烟花》中的安仔本是一个喜欢吃鸡排、玩游戏的小男生,但骨肿瘤褫夺了他的一切。他做了截肢手术,失去了左手,靶向药的副作用更是让他连最基本的呼吸都显得困难,还有口腔溃疡、皮肤溃烂化脓……年仅11岁的他在疾病折磨下痛苦地说,“我已经是极限了”。生命弥留之前,懂事的安仔还是给妈妈唱起了歌,答应老了以后要照顾妈妈,告诉妈妈“宝贝爱你”……谁不为他的逝去痛心?

安仔